老鼠_1996

我居高临下,观尔乃一场笑话

说说近况

同名微博炸号了,用了七年半的东西,就因为两条返图博被举报(疑似举报至微博辟谣)而被封号,挺难过的,更多是愤怒:我为什么要为自己从未做下的事情负责?

我不是混圈人,涉猎较广,平时比较活跃的地方是传统服饰圈。从不自诩传统服饰圈er或汉服娘,结交的朋友也是一群养老党,不参加活动不加社团,平时见面逛博物馆喝茶吃饭啥的也很少特意穿传统服饰,画风简直不能更岁月静好了;向来买的商家也是明制老店,圈内认可度比较高那种——我真的绞尽脑汁都想不出连内衣肩带都没露的返图博尼玛怎么就被举报了。我又不是傻的,政治敏感的东西我会直说吗?就算是,打了擦边球的微博也没挂,挂的是尼玛八百竿子打不着的返图博——是微博你侮辱我智商,还是举报者格杀勿论?太几把气人了。

真的,我只能联想到自己得罪人了。说起这个气得都想笑了。一个平台上的事咱一个平台结,没见过tm跑出界的。挂人反挂,来往多几回tm也就够了吧,居然挂人不够过瘾还把人无关账号也给举报了?您这什么骚操作?连坐吗?有本事全网封杀啊?面上波澜不惊,背地里暗搓搓搞事情——不觉得自己恶心吗?不知道您自我观感如何,反正我是吃不下饭了。

——要不是您(及您的拥趸者们)干的我实名向您致歉。


做人其实挺艰难的。遇见兴趣相投的朋友,聊聊天,能聊得来,已是万幸;聊不来,还能求同存异,万幸中的万幸;聊不来,江湖再见,幸还和平分手;此外的只能摊手认栽。从没这么真心实意粉过一对cp,一头扎进了圈,从水浅游到水深,又被巨浪一巴掌拍死岸上,别的不说,也确实挺累的。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写同人了,粉丝里好多小可爱都是冲着同人文粉我的,再不产出好像特别对不住人(挠头)。这样吧,我在这篇文下看个投票吧,要是有10个小可爱排队等更,我啥都不说一定肝完,要是没有,我就不拉出来遛了。我这人虽然毛病很多,可还是希望能够和你们交朋友233为了你们这群朋友,我会坚持下去的(咋的,毕业还不兴许人家写毕业论文啦略略略


最后祝看到这篇文的大家事事顺心,开开心心迎国庆(放假

圈?
江湖不见。

深夜说说开心的事

今天吃了锐楠糖,突然get到了锐楠萌点。不说了,以后就是锐楠girl了,欢迎组织认领一下我这个小可爱(doge脸
然后日常吹爆星哥和彦霖,看过分析以后更膜拜了,角色是好角色,演员是好演员,角色因演员的出色演绎而更精彩,相得益彰。顺便get到了星懂的萌点,rps真是甜到不行。哎呀真想吹爆我大狮子,专业素质高又玩得开,好久没见过这么让我喜欢的狮子座演员了。说真的这破星座真的不造星,这些年让我记得住名字的也就陈慧琳秦海璐佟丽娅鬼鬼王彦霖几个,气死了
最后感恩林导让我结识红海,打开了追星and军事这两个新世界的大门,更认识了一群可爱的人(演员和粉)。新的一天,依旧要做一个不毕业的红海女孩,好好学习,认真产粮。
晚安世界

【考研英语单词特训(误)】【红海行动全员】report 采访

写写段子换换脑子

小惠采访一队众人,调查他们平时各自跟谁玩得好。

队长:徐宏 

小惠:??? 

队长:因为他跟我代沟比较小


副队:佟莉 

小惠:??? 

徐宏:帮你刺探机枪组情报


佟莉:师父?陆琛?羽毛?罗星?顾顺?懂事儿?队,队长? 

小惠:???石头呢? 

佟莉:啊我不跟石头玩,我是认真的



石头:佟莉 

小惠:(老怀欣慰)


罗星:顾顺 

小惠:???懂事儿呢?

罗星:啊不能玩懂事儿



顾顺:罗星 

小惠:???懂事儿呢? 

顾顺:啊懂事儿不经玩


李懂:…… 

小惠:……


陆琛:石头?佟莉? 

小惠:???羽毛呢? 

陆琛:啊?他不常受伤啊,玩不得劲(转动手术刀)


庄羽:路由器 

小惠:??? 

庄羽:不然我就会被他们玩了(笑眯眯地摁下路由器开关)


徐宏:对这个采访你想说些什么小惠 

小惠:社会社会惹不起惹不起666


好了,大伙晚安😘

【考研英语单词特训(误)】【吃糖组/机枪组】suger mommy 金主(三)

前文说过,张天德是个妥帖的人。考虑到俩人大小算半个公众人物,又不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跟懵懂少女了,电梯激情这种东西,还是交给年轻人去嗨算了。

于是张天德低下头,往佟莉嘴角碰了碰,细声安抚道:等会儿。正想往后退一步,却叫佟莉圈住了颈子走不开。

只见佟莉往后一倒,带得张天德不得不用手撑在电梯壁上,将人罩在身下的阴影里。

面对着张天德迫人的身高与火热的视线,佟莉也没在怕的,左腿从开叉至膝上十公分的曳地长裙里探出,贴着张天德的西装裤缝,一寸一寸地往上爬;高跟鞋已不知什么时候蹬掉,只由一根细细的缎带挂在脚踝上,待莹白的裸足磨蹭至腰窝,猩红的拇趾一举摁着肾俞往下一压,张天德只感觉一阵电流窜过脊柱神经,膝盖不由一软,撞上了电梯,擦着佟莉的脸,额头抵在了壁上。

一时脑子嗡嗡的,失了方向。

佟莉有些得意,微微偏过头来,亲在了男模线条分明的下颌角上:把人撩腿软了,就想跑?

张天德张了张嘴,气有点儿喘,无从分辩。

佟莉仰起脖子,往他耳朵里吹了口气:抱我回去。

张天德脑子里那根弦就崩了。

当下将挂在臂弯里的亚麻外套围在佟莉腰上打了个结固定,便抄起她的右膝将腿盘到了自己腰上,托住臀,理好外套下摆,将过分裸露的大腿遮住,转过身,门开了。

电梯外的摄像头只记录到佟莉像树袋熊一样挂在张天德身上,头埋在人的颈肩里,看不清表情;却精确捕捉到张天德的眉头一点点簇紧的过程与渐渐绷紧的面部线条。画面最后摄取到的景象,是张天德终于绷不住,低下头狠狠咬了口佟莉的耳尖。怀中人暴露在镜头下的小巧肩头细微地抖了抖,接着没入了幽暗的房间。


——是的我不要脸我罪过我给各位读者金主磕头了我拖了这么久还是忍不住又把文卡在了销魂的地方(捂住脑袋溃逃

但是!!不得不顶锅盖回头再提醒一下大嘎,前戏起码还有一章……我承认错误我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不会开车还硬要坐驾驶座…于是油门油箱刹车挂挡安全带安全气囊没检查好我是不会开车的掩面…建议想真·上车的小伙伴可以等到周三再来看(望天在此之前就让我一个人静静地待小黑屋码字吧呜呜……

【考研英语单词特训(误)】【吃糖组/机枪组】suger mommy 金主(二)

想不到我也有这么快续更的一天,这是个好兆头,干巴爹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佟莉实则还是个健谈的人,只要她愿意,无关对象,促膝长谈至中宵都没问题;张天德则是一个很配合的人,无论你抛什么梗,他都能往下接,妥帖得让你如沐春风。

于是两人从时尚,健身,搏击一路谈到枪械,军武,航母,一直谈到佟莉意识到这里还是异国他乡的公共场合,及时止住话头,笑盈盈地看着他,张天德才不好意思地停下来。他也很坦率,没有借饮酒掩饰尴尬,或者稚拙地挠头彰显困窘,而是直接致歉:抱歉。适可而止,有礼而真诚,令人动容。

佟莉家教使然,对礼貌诚恳的人格外有好感,此时张天德在她心里的定位,已经从一个一夜情待选对象进阶为一个适合长期发展的炮友。她在心里盘算,这得花多少钱才能把这么个可人儿包下来呀?想想工资账户里的每年进账,她就很肉紧。尽管如此,她还是耐着性子陪客将最后的餐后甜点用完。

对面的张天德似是浑然不察。这次的餐后甜点是一份正宗黑森林蛋糕,新鲜诱人的樱桃布满表层,鲜奶油部分也足足添加80克以上樱桃汁,更没有一丁点的巧克力来滥竽充数,这份满满的诚意足以让身材管理严苛到刻苦的张天德为之破戒。

看着张天德小小地挖一角蛋糕送进嘴里,却仿佛吃到了九大簋般连眉梢眼角都氤氲起盎然春意的一脸餍足,佟莉觉得有些口干,顺势端起手边的红酒抿了一口。

酒不醉人人自醉,昏黄的灯光与醉人的萨克斯麻痹了神经,微醺的气氛刚刚好。

佟莉往后放松地靠在了椅背上,目光一反先前礼貌专注地停留在在对方衣领附近,低下漫不经心地晃着酒杯,音色迷离地发问:你,喜欢吃甜食?

张天德放下甜品叉,笑得一脸纯然:是。

没有多余的解释,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中止对话,让沉默维持这个微妙的暧昧氛围。

一曲萨克斯终了,佟莉借口补妆去结了帐,回来时张天德已经把西装外套挂在臂弯站了起来。佟莉回想了一下,除了吃饭的时候, 张天德几乎一直都是站着的,腰杆挺直,像风中的小白杨。默默在心中又给了个好评。

用餐过后,佟莉看了眼表,时间也不早了,抬头看了眼张天德,对方也回以一个微笑,似乎就此达成了协议:就此别过,来日方长。放松之余又有点惋惜,率先转头走出了餐厅。

张天德在后面保持着落后一步的距离跟着,到电梯前一步迈上替她按下向上的按钮。佟莉侧目,心里还有点小感动,多体贴的小伙子啊,还晓得把人送回房。

直到张天德没问过她住哪层就替她按下了正确的层数,她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地抬起头,向他投去疑惑的眼神。

这才发现张天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逼到了她面前。

这距离,太近了。近到让佟莉下意识绷紧了神经,肌肉也调整至蓄势待发的备战状态,眼神不由得锋利起来。

可是张天德也很镇定。他低下头,阴影里的面部线条依旧柔和,眼神却直白坦诚:别想多了。

那一瞬电光火石间佟莉会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他早就知道,并接受了这桩你情我愿的买卖;她不必也无需瞻前顾后,束手束脚——左不过一晌贪欢。

佟莉有些怅然若失,却在下一秒嘲笑起自己的多愁善感。果然人就是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脑子就不受控制,自我发散。

抬起手勾到了张天德颈后,鲜红的指甲划过斜方肌,一路探进了衬衫领口,像蜿蜒前进的小花蛇。

另一只手替他松了领扣,扯开领带。目光专注于手上的活计,不曾投与他半分。

张天德感觉到身体里涌动着一股久违又熟悉的躁动。

他凑近她的脸,想索取一个香吻,却被她轻巧地躲过,燥热的唇擦过了微凉的耳珠。

佟莉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胸肌,安抚道:小子,别急,我先验验货。

说着手就贴着衬衣往下滑去,慢悠悠地,像国王巡视领土一般怡然自得,擦过细微的突起,摩挲着被轻薄的衣料模糊不了的块垒分明,直至调皮的食指猝不及防地闯入了禁区,勾出一片衣角。

小腹上传来的搔痒激起一阵电流,直窜脊柱神经,酥麻了张天德的大脑。

他猛地捉住使坏的小手,凑到嘴边,惩罚性地咬了一口食指。又看着佟莉的笑眼,忍不住将啃咬软化为怜爱的舔舐,进化成色情的吮吸。眼神专注得似乎将一辈子的情深都融进了里面,惑人惑己。

粗糙的舌苔擦过细腻的指缝皮肤,唾液浸润了肌理。像搁浅的鱼,像干涸的土地,久况的身体在耐心的刺激与适时的安抚下被轻易唤起沉睡已久的欲望,有一种瘙痒从体内发芽,瞬息间长成参天巨木,枝蔓缠绕了全身,一层层收紧,让她几乎不能呼吸。

佟莉迅速抽出了手指,双手捧起张天德的脸,向他逼视:张天德,吻我。

张天德笑了笑,以额相触,语调慵懒带着鼻音:Yes,ma’am.


——卡车了卡车了卡车大王终于又卡车了呜呜呜连接吻的经历都没有的咸鱼怎么可能写得好吻戏嘛遍地打滚求大伙脑洞支持

另外,由于没车能偷跑,今天直接放老福特了@李四 qaq我对不起你,我吃了你这么多腿肉到头来一点肉渣都产不出…我我我今晚继续努力!

【英语单词特训(误)】【吃糖组/机枪组】suger mommy 金主(一)

哈哈哈不行了sugar daddy性转版一念就想笑,开车的气氛都没有了,老规矩放个铺垫吧

跟风金主AU,佟老总x张鲜肉,今天先把骡子拉出来溜溜,来日开加长版劳斯莱斯来接弟兄们


佟莉这几年忙着企业上市,在追求自我实现的道路上越奔越远,连生理需求都顾不上解决。每天睡在公司,衾寒被冷的,暖床的只有助理徐宏送的暖宝宝。终于等到纳斯达克敲钟那天,佟莉紧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长期以来的愿望得到满足,大脑仿佛进入高潮后的贤者时间一般空白。

是好友夏楠的电话拯救了她。电话里时尚主编夏楠了解到这个大忙人终于解决了夙愿,正处纽约,便邀请她一起参加最近的纽约时装周秀展。

“有很多鲜活美妙的肉体哟!”夏楠诱惑的语气让电话这端的佟莉一时脑补了许多不可说,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答应了赴约。

佟莉撇撇嘴,那就去呗,又不会少块肉。

其实不是佟莉没有时尚细胞,而是近几年的潮流她实在看不懂。时间往回拨,那时候纪梵希还在世,海盗爷还执掌迪奥,吉赛尔·邦臣和卡门·凯丝风情各异却又都颜值高专业过硬,台步既能铿锵有力又玩得转摇曳生姿,那时的走秀才有看头。

可现在——

佟莉用尽毕生修养才没在t台下做出捂脸这种失态的姿势,目光还在礼节性地放在台上,神思已经飞回世纪初的维密秀场,那有着世界一流的胴体的人间天堂。

直至一张亚洲面孔闯进她的视线。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佟莉是个制服控(他们只是有眼色地没明说):公司明文规定除技术岗外全体员工工作日必须正装上班。括弧,这条规定是佟莉来了以后才加的,要不是她能力强镇得住,早就被下属反了。

她对穿黑色衬衣,领扣一本正经地系到最上一颗,打最经典的银灰色条纹领带配最保险的铁灰色西装马甲的男人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如果马甲口袋里还妥帖地露出一角水银色丝缎方巾的话,佟莉只想把它扯出来绑在男人的眼上,来一场不究姓名不问后续的酣畅淋漓的性爱。

换句话说,禁欲气息武装到指缝的男人,在佟莉眼里就是行走的春药,连糖衣都去了,活色生香,直接刺激口腔分泌唾液那种。

她甚至没留意那个男模的长相,入场以来首度拿起手机,拍了张半身照转手给人徐宏发去:今晚,我要请这个男人吃饭。

徐宏接到信息差点没把手机摔墙上:祖宗,您省点心吧,这可不是咱四九城底下呀!

可他也知道在佟莉这里是没有不字的。

于是当晚在落脚的酒店餐厅里,佟莉见到了她想要的人。

张天德先站了起来,神情波澜不惊,脸上还挂了个微笑:佟总,您好,我叫张天德。

佟莉品了品,想来是徐宏运用了他十几年文官历练的高超语言技巧,高水平婉转地向对方转达了自己的“交友意愿”,以至于此时此刻对方还能给自己好脸色看。

佟莉心想回去就给徐宏加工资。

她也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友好而干脆利落地进行自我介绍:张天德,幸会,叫我佟莉。

张天德愣了一下,又笑了,这次眼睛弯了点,带出一股与刀削斧凿般的硬朗五官、大卫雕塑无二的雄伟健美体格格格不入的质朴之气,春雨温泉一样化人心田。

然而佟莉此刻所有的感官都被屏蔽,只开启了右手的触觉,去拓印张天德掌心的温度与纹理。

我快要流鼻血了,谁来递我一张纸巾。佟莉如是想。

深夜吐槽

做作业做不下去点开吃糖组tag的某篇文,上来就是“佟莉结婚了。和陆琛。”






我真是忍不住骂了句操。
吃糖组掘您家祖坟了还是吃糖粉日您祖宗了,大半夜寻求精神慰藉还要忍受眼球强奸加精神凌迟?
可能是做作业做一天脾气有点暴躁,我是真受不了打着人家cp的tag,没有任何刀向预警上来就拆cp;哪怕你文笔翻出花儿来也不能把场子圆回来,这跟你上来一刀把我爹妈砍翻再说“你先听我说,我是有苦衷的”有什么两样?我先一铲子送你见阎王,你自个再慢慢向阎王爷掰扯明白;兴许掰扯清楚了,他老人家还能送你还魂。
只一句,可别再让我见着你。
见一回,铲一回。
就是这么玻璃心了怎么了?谁让你打人cp的tag又拆cp的?你跟我说你心还是向着原cp的,原cp的感情线你也尊重,你只是为了剧情发展需要构筑了拆cp的情节,甚至新cp都没有感情线——sorry,我不想听。谁他妈粉对cp还要大局为重?怎么,我大局为重了你就给我产粮吗?发糖吗?开车吗?就算都做了就能安抚我因吃到老鼠屎而受伤的心吗?就能抹杀掉老鼠屎的存在了吗?就能抹杀掉受过的伤吗?
我不是干涉写手自由,我只是恳请诸位太太产粮之前,先扪心自问,你写文图啥,打tag图啥。写文是为了我手写我心的话,打tag是为了寻求共鸣。cp的tag就是为了让cp粉们寻求共鸣而设立的存在。换句话说,你不粉这对cp,你不支持这对cp,你质疑这对cp,你拆散这对cp,那你为什么还要打人家的tag?你这是来ky吗?人家寻求共鸣,你来寻求打脸吗?就算你认为拆cp只是发刀片的一种表现形式,本质还是为原cp服务的,但请你认识到:我承认你有发刀片的自由,也请你尊重我吃甜饼的权利,在此之前先履行义务把预警打好可以吗?同好请进,非同好请离,非得让人误入,别让人骂也不是不骂也憋得慌,恶心双方。
大概就槽到这了,哎哟我去快4点了,不行得睡了。本文我是不删的了,得罪人我也不怕,cp圈多大点地方,聚即缘,散无份,人力所不能及也。有些是非,让天断。

扛起宏惠大旗我就跑

啊啊啊杜江霍思燕这对真是太有爱了。之前在b站看到霍思燕跟杜江一起录对嗯哼说的话,杜江说到嗯哼长大后也能为心爱的女人穿女装,霍思燕反驳说不一定是女人呀,为心爱的男生或女生都可以,一秒圈粉。
看霍思燕上《妈妈是超人》带孩子的片段,也是超棒的,温和没架子,把孩子当朋友一样对待,会捧场也会吐槽,最重要的是超级有耐心的,脾气又好,对谁都是亲亲热热的,让人心里甜开花。
杜江也是捧场王(虽然嘴皮子不够利索,胜在抹了蜜呀,够甜233),出差间隙回家也不忘跟老婆亲亲抱抱举高高(最后这个倒没有233),还特别体贴地又是打预防针又是安抚情绪,最后提前把锅先打包好扔给儿子让霍思燕一点包袱都不要背233忘了在哪看到一张图,是杜江和霍思燕在家抱抱被摄像头拍下,嗯哼在一边神情麻木,附文: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没有姓名233这一家三口超有爱的,悄悄代入宏惠甜得我牙都掉了。

ps:《妈妈是超人》里有次霍思燕带嗯哼在家吃饭,霍思燕对嗯哼说:看到你在我的肚子里的样子,跟现在差距好大呀。嗯哼一脸懵逼。霍思燕继续说:那时候我想象中的你是一个,双眼皮大眼睛。嗯哼:???哈哈哈哈哈哈都说外甥似舅,嗯哼莫不是随欣欣吧(doge脸)

ps又ps:杜霍赛高!宏惠永不毕业!!红海毕业了宏惠也不毕业!!!

【考研英语单词特训(误)】【红海行动全员】nickname 昵称/外号

蛟龙全员英文昵称/外号了解一下~灵感有限先偷跑五个人


张天德:Butcher,高大健硕、以一当十的机枪手在战场上是人形绞肉机般的存在;

佟莉:Muscle Barbie,金刚芭比,力量与美兼具的女战士;

罗星:Robin,嫉恶如仇,枪法高超;

顾顺:Reaper,死神;顺子的BlaserR93狙击步枪又被称为“Reaper’ Scythe”;

杨锐:Godfather,教父,监护人,身兼家长重任的老队fu长qin。


——《为什么背单词从f一下子跳到n呢其实是原计划今天就应该背n开头单词了然鹅我中间几个字母想不出文咳咳》《过完第八周我一定会好好更文的在此之前请让我在作业的炮轰下活下来吧qaq》